http://zhangyugui.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博客精选

日历

信息

上海使命:植根当代中国的全球金融中心 
2019-3-22 9:20:00

  在迈向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竞争力国际金融中心的过程中,上海既要汲取伦敦、纽约等主要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历史经验,补齐相关体系与要素短板;更要深深植根于中国作为全球独特新兴大国的基本国情,持续推动全球性金融公共产品供给体系的丰富与完善。

  继国家相关部门年初出台《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行动计划(2018-2020)》后,上海近期显著加快了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力度,尤其在凝聚国内外金融人士智慧方面,可谓夙夜在公。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闭幕当天下午,上海市委、市政府即利用这宝贵的时间窗口,在京召开加快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座谈会,国内各大金融管理部门和金融机构负责人围绕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这一国家战略,与上海方面深入交流。上海希望国家金融管理部门和重点金融机构继续给予大力支持,共同抓好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三年行动计划各项任务的落实,更好地推动这项国家战略。足见这座肩负国家重要使命的城市正以十二分的紧迫感来落实该项重要行动计划。

  就在此次会议结束后的第五天,英国伦敦金融城市长艾思林率领代表团访问上海,英方此行主要目的在于加推“沪伦通”,以便为“脱欧”之后的英国在更加不确定的全球金融格局变迁中寻找战略合作之“锚”。对上海而言,与金融历史底蕴悠久的伦敦加强全方位金融合作,当然有助于提升国际金融中心气质。所以,伦敦与上海都对开通“沪伦通”有很大期待,因为一旦东西方两大指标性城市实现金融交易体系的有效对接,不仅标志着“沪伦通”这一制度设计层面的金融创新真正落地,也预示着拥有广阔市场空间和巨大金融服务需求的中国,向包括英国在内的发达经济体加快释放改革与发展红利。

  所谓纲举目张,按照《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行动计划(2018-2020年)》,到2020年,上海将建成“六大中心”,形成“一个系统”,即全球资产管理中心、跨境投融资服务中心、金融科技中心、国际保险中心、全球人民币资产定价、支付清算中心和金融风险管理与压力测试中心。有评论认为这标志着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已进入冲刺阶段。而看英国智库Z/Yen集团与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日前联合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名,上海跻身第五,较去年同期提升一位。这至少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上海加速推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行动正在收获国际认可。

  从21世纪上半叶全球经济金融竞争与产业变迁的趋势观察,作为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尤其是参与国际顶层产业与金融分工的“正印先锋”,高质量发展样本的先行先试,将构成上海在本世纪上半叶乃至更长时间内自我变革与跨越式发展的内生性驱动力。

  现代金融是对一国科技、产出、创意尤其是国际协调力与领导力的全面“萃取”。这也是国家把上海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这一重大战略设计的前瞻性视野之所在。而上海要建成的国际金融中心,其目标指向是以人民币计价的全球主要的财富配置中心与资本的资产定价中心。上海如果能够实现这一战略目标,则不仅意味着上海综合发展能级的跃升,更标志着上海是国家成为全球金融担保人进程中极为重要的战略支点。

  从全球经济金融竞争与格局变迁史的视角观察,笔者认为,中国要成为21世纪全球经济与金融体系的主要建构者,既要看能否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并提供全球经济增长的稳健动力,更要看中国经济能否建成现代化经济体系,具有中国范式特征的全球金融公共产品能否填补现有金融公共产品的空缺并获得广泛的国际认可。

  无疑,基础设施是上海的强项。此前,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总部成立,将债券跨境发行中心、跨境结算中心、中债担保品业务中心、中债金融估值中心、上海数据中心等五大核心功能平台齐聚上海,中国信托登记公司信托登记系统也已正式运行,落户上海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二期也投产试运行,这为金融系统的流畅运转提供了有力支持,在完善金融市场体系、提升国际金融中心功能、金融资源配置功能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不过,上海仍欠缺纽约和伦敦那样的内生性金融支持环境与外部支持环境,仍需破解金融决策与金融市场的相对脱节的难题,仍需大力推动要素市场的充分发育、制度环境的显著改善、市场监管的高水准及国内外高素质金融人才的集聚等,更离不开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下的可兑换进程,以及主要外资银行、保险和证券公司对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广泛认可与深度参与。换句话说,只有国际主要的产业与金融资本将上海视为分享人民币国际化红利、全球金融资产定价、国际融资的最重要地带之一,上海打造与中国经济实力与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的愿望才有可能真正实现。

  在迈向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竞争力国际金融中心的过程中,上海既要汲取伦敦、纽约等主要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历史经验,补齐相关体系与要素短板;也要前瞻21世纪全球金融中心竞争与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新机遇以及可能出现的新变数;更要深深植根于中国作为全球独特新兴大国的基本国情,要将建成以人民币计价的全球重要财富配置中心与资本的资产定价中心作为突破口,持续推动全球性金融公共产品供给体系的丰富与完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