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zhangyugui.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博客精选

日历

信息

以新时代的中国“智造”引领经济新周期 
2017-11-24 8:38:00

  基于现代宏观经济学的视角判断,我国正迎来经济新周期,应在基本出清旧模式的同时,以在某种程度上积累了先导性优势的互联网平台为基础,深度围绕“中国制造2025”,推动产业与金融在功能上的深度融合,引领国有资本、民营资本和外资迸发出蓬勃的创新活力。

  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月底通过了《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旨在促进实体经济振兴和转型升级,加快推动互联网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而科技部则在日前公布了首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名单,百度、阿里云、腾讯及科大讯飞等在列,旨在整合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格局,发挥超级基础性平台的服务功能。对全球技术变迁与经济发展态势长期保持着敏锐观察力的中国政府如何重视经济增长动能的切换,于此可见一斑。

  有评论者认为,今天已是彻彻底底的“互联网平台”时代,尽管会有人提出质疑,认为这可能会误导市场对包括石油、金融、工业、零售在内的非“互联网平台”类别企业的某种轻视,但这已经是一个离开了互联网就简直不可想象的真实世界。在移动互联网将更多市场主体接入网络之后,互联网平台正深度连接市场参与主体的线上线下生活,推动着互联网经济与实体经济的有效融合,深刻改造着包括传统公司在内的各种企业。

  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前7大企业中,除了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Facebook等美国巨头之外,腾讯、阿里巴巴亦在列,且上述企业都可以归类为互联网平台企业。随着这些平台企业不断延伸其产业边界,或许在未来5年里,它们将各自作为一种新型的“经济体”存在,深刻影响人们的生产、消费方式,甚至是思维方式。而在全球科技革命正在发生不以政府规划为指标参照系变化的今天,谁也无法预估那些本就拥有强大研发实力、目前看起来小微但紧密对接技术与市场变化趋势的创新型企业,究竟会在何种程度上改变人类的生产与生活方式。因为,一方面这是互联网平台企业不断引领经济社会和人们生活方式的数字化转型,在不断扩充其跨产业整合能力;另一方面,是那些高度重视人类未来消费体验并进行前瞻性研发与测试的独角兽企业,也在尝试改变企业的业态与商业模式。已有的梳理表明,我国未来的独角兽将集中在企业服务、医疗健康、汽车交通、消费升级、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这是因为中国在互联网市场规模、基础设施、产业结构及互联网人才数量等方面已经积累了较为深厚的比较优势,部分商业模式开始走出国门。所有这些都清楚地表明,中国这些年来在深耕互联网产业,致力经济转型,并着力营造创新生态环境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并且已经形成了能批量催生伟大公司的厚实土壤。

  得益于在移动数据时代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的大当量投入与不断探索,我国有望在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生物科技、物联网、无人驾驶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进程中握有一定的竞争优势,顺势实现经济转型升级甚至“弯道超车”。 尽管这个过程说易行难,但无论是各级各地政府,还是已有广泛行为自觉的相关企业,都在着力推动信息化和工业化的快速融合,并在相当大程度上推动着中国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事实上,结合了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智能制造时代已经来临,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尽管依然握有一定的技术领先优势,但由于中国在制造业基础与规模、市场规模与空间,以及创新创业潜力和资金供给与资源整合等方面已经有了相当的实力与潜力,已使我国有可能获得自工业革命以来首次与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处于同一赛道的竞争机会。如果从现在起到2025年,我国通过网络化、数字化、云端化等方式,从技术、产能、创新等领域对制造业进行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优化,则我国制造业有可能在规模超越美国、德国和日本之后,迎来在全球价值链高端环节的里程碑式提升。

  据统计,我国国际专利申请量已进入全球前三。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机构发布的“2017年全球创新指数”显示,我国在国内市场体量、知识型员工、原创专利、高技术出口以及原创工业设计等单项指标都排名第一。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的《中国产业发展报告:2017》,我国是当今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这是印度等新兴经济体在短期内所无法企及的。

  我国这些年来对前沿技术的研发投入如今正步入收获期。在我们领跑全球的科技企业主体中,既包括华为、腾讯、阿里巴巴等民营巨头,更有中车、中航工业、国家电网等超级央企,还有比亚迪、大疆、华大基因、研祥智能等一批具有很大发展潜力的企业。近几年,我国在量子通信、超级计算机、数控机床、高温铁基超导、载人航天、深海探测、智能电网、核电站及其他一系列超级工程建设中取得重大突破。可以说,无论在传统制造业领域,还是高端装备制造业领域乃至决定国家未来国际分工地位的前沿制造领域,我国都已拥有或正在培育一批种子选手。

  一些西方媒体评论说,中国正崛起成为量子通信及相关新兴技术领域的领导者。预计在市场庞大发展潜力的带动下,以未来科技与投资的诸多风口,例如人工智能(AI)、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金融科技与区块链、合成生物学等,将给中国企业提供极广阔的空间。

  基于现代宏观经济学的视角判断,我国正迎来经济新周期,这需要在实现旧模式基本出清的同时,以在某种程度上积累了先导性优势的互联网平台为基础,深度围绕“中国制造2025”,推动产业与金融在功能上的深度融合,促进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加速切换,以使技术、资本和劳动力在新旧经济周期交替过程中实现优化配置,引领国有资本、民营资本和外资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迸发出蓬勃的创新活力。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经济学教授)

发表评论: